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。

授权品牌卖家

  • 15872841

    总访问

  • 24388

    文章数量

小牛加速器破解版ios客户端

自建数百个分布式加速节点,在不同地区的运营商网络中,通过智能优选技术,提升加速效果;
立即下载

4月2日,CGTN推出第四部新疆反恐纪录片《暗流涌动——中国新疆反恐挑战》,透露了许多重要信息。

在这部纪录片中,新疆暴恐背后的“内鬼”成为叙事重点。“两面人”长期占据新疆政法系统高位,渲染“民族***”的毒教材在中小学使用长达13年,被***到“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杀”的极端分子……这些细节,触目惊心。

在反华势力继续猖獗捏造涉疆谎言的今天,这部近一小时的纪录片值得一看。

戳这里看完整版《暗流涌动——中国新疆反恐挑战》

“都是人啊,怎么这么狠呢!”2014年,乌鲁木齐“5·22”暴恐案发生后,一位遇难者家属哭诉道。这次袭击,造成39人死亡、94人受伤。

纪录片披露,以阿卜力孜为首的暴恐团伙曾在案发前多次踩点,认定杀死的人越多,自己就越可能“进天堂”。

据乌鲁木齐公安局原副局长卡德尔·买买提介绍,案件主犯受“三股势力”蛊惑犯罪,但引人深思的是,幕后提线者“一个都没有自杀”,反倒是被操控的犯案者在现场一一自杀身亡。

“新疆发生的暴恐案有统一的指挥和策划,真正的恐怖分子躲在暗处,编织了一张大网。” 卡德尔说。

极端分子用各种手段,不遗余力地将青少年引入深渊:

因被极端思想***,曾经成绩名列前茅的阿丽米然·木合旦坚信“女人就该乖乖坐在家里”,主动放弃念书、在网上煽动“圣战”,入狱后仍在狱内策划杀人、纵火;

受极端思想深度蛊惑的阿卜杜力·吐尔逊托合提,因宣扬恐怖主义及其他罪行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。时至今日,他仍说自己没犯任何罪。阿卜杜力与记者的对话让人***骨悚然——

深受极端思想蛊惑的阿卜杜力(图源:CGTN)

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,这些祸害新疆的***计划背后,曾活跃着一些身居要职的“两面人”。

新疆政法委原副书记希尔扎提·巴吾东本是反恐英雄出身。后来,他摇身一变,成了位高权重的“两面人”。他自称要效仿“老牌分裂分子”,执意要在传播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思想上“发光发热”。

纪录片透露,2001年,担任墨玉县公安局局长后,希尔扎提主动接触宗教极端思想的头面人物,做起在新疆“成立自己国家”、“建国”后当“领导人”的美梦。

他先找来墨玉县大清真寺原哈提甫阿布拉***·巴克尔,命其用讲经台歪曲伊斯兰教义,让信教群众为己所用;之后联系“东伊运”骨干成员,与境外分裂势力勾连。

“独立事业”需要经济基础,希尔扎提就在当地扶持阿不利米提·阿巴拜克、阿不都艾海提·阿巴拜克两兄弟做生意。经希尔扎提指示,阿巴拜克兄弟前往***加入“东伊运”,并给该组织送去1000多万元充当经费。

2013年,“东伊运”号召维吾尔族学生参加“圣战”培训班,阿巴拜克兄弟将60余名14-18岁维吾尔族青少年送至境外。这些青少年中,一些人加入 “伊斯兰国”(ISIS),有的秘密潜回国内搞分裂。

“身为政法系统官员,希尔扎提在打击暴恐分子方面也有自己的“策略”,那就是“打掉已经浮出水面的,不打击其他参与者或发展对象,让暴恐分子屡打不尽、死灰复燃,割掉一茬冒一茬”。

“暴恐分子知道政法队伍中有他们的人,干任何事都会非常大胆。”和田地区公安局副局长木拉提·西日甫***说。在他看来,仅仅用“两面人”,不足以概括希尔扎提等人罄竹难书的罪行。

“他们就是敌人,隐藏在暗处。” 木拉提说。

希尔扎提·巴吾东(图源:CGTN)

维吾尔族青少年被输送至境外接受“培训”。图源:CGTN

反暴恐、反分裂,意识形态是另一个极端重要的战场,斗争的严峻性不言而喻。

就是在这样极端重要的领域,曾有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:在新疆2003版、2009版中小学教材中,竟出现“汉族士兵逼着维吾尔族英雄姑娘跳崖”这样瞎编的故事,使用时间一直持续到2016年!

这样严重歪曲历史的“毒教材”,是在沙塔尔·沙吾提任新疆教育厅厅长期间产生的。经查,自2002年起,沙塔尔与时任教育厅副厅长、先后两任新疆教育出版社社长及该社两名编辑组成犯罪集团,妄图通过这些问题教材,从思想上控制学生,使其成为分裂分子。

新疆教育出版社原社长阿布都热扎克·沙依木,指示编辑在教材中多加入反映“民族压迫”“突厥英雄”的内容,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、国徽、国歌等内容付之阙如。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在教育领域,竟有这样一套包含大量血腥、暴力、分裂内容且从头到尾宣扬“泛伊斯兰主义”“泛突厥主义”思想的教材,还在中国的土地上堂而皇之地刊行使用,使一些学生被极端思想蛊惑,甚至走上犯罪道路,岂非咄咄怪事!

“毒教材”在新疆中小学使用长达13年。图源:CGTN

此外,“三股势力”还以暴恐音视频为切入点,以类似传销的方式给受众***。

最新这部纪录片介绍,相关音像制品多由恐怖组织“东伊运”制造,每年出产数百部,之后用加密、伪装等手段流入新疆。民警米尔扎提说,参与恐怖袭击的年轻罪犯中,近九成看过暴恐音像制品。有年轻人说:“(暴恐团伙)在电视上给我们播放‘东伊运’体能训练、制造爆炸的视频,让我们参加‘东伊运’,回新疆后就可以进行‘圣战’和‘伊吉拉特’(即‘迁徙圣战’)。”

面对镜头,参与相关罪行的阿卜杜外力·海拜尔忏悔道:“每晚入睡,我都会梦见家人,梦见和弟弟们玩耍,特别想念弟弟们喊我‘哥哥’。我想回学校上学,但我犯罪了,有些机会一去不回。”

纪录片中,乌鲁木齐公安局民警阿迪力有2个孩子,但因为“肩上的任务特别重”,一年300天他都无法陪在孩子身边。这位民警最朴素的愿望,就是更多民警的孩子每天都能跟父亲一块度过。

这些案例再次证明,与暴恐势力、分裂势力、极端势力的斗争严峻复杂、极端艰辛。如今,新疆已经连续4年未发生一起暴恐事件,新疆团结稳定的局面来之不易,捍卫这个胜利果实,是包括新疆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的期望,任何外部势力想破坏它、诋毁它,没有一个中国人会答应!

文/点苍居士、云中歌

资料来源/CGTN

标签

加速器

发布日期

2021年10月27日

阅读次数

763